memesholdingmylife

我做了一個夢,男孩們穿著黑色的軍隊制服集中在空曠的廣場上。還有更多的人被一巴士一巴士的運來。不同年齡的男孩們塞滿了廣場,我穿過了人流走進了戰爭紀念館,一個年輕的民兵為我打開了閘門。透過玻璃的反射,我看見自己穿著一件乾枯苔蘚那樣綠色的禮服。
隨後我進了一間有著茶色玻璃,看起來灰蒙蒙的房間。三個海軍在那裡,他們看著我。
‘他死了。海軍,很年輕的孩子。他再也不會回來了。’他隨後說出了一個名字。
我沒有聽過那個名字,但是我意識到那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评论